第520章 終章(全書完)
作者: 雨水更新時間:2019-12-11 07:12:56章節字數:13028
    九月的天,非常的炎熱,代表著真正世界中心的商會總部。wENxuEmI。cOM周遠強一個勁地傻笑著,望著地圖上面插滿了七彩雨傘旗的地方,至今還有些不敢相信。世界之王啊,多么巨大的誘惑,不,確切來說,已經不是誘惑了,而是實實在在的世界之王啊。

    可能每一個人心中的夢想,就是能夠旃在別人永遠不可能攀爬的調度上。

    一國總統,應該是人類能夠想象的最高權勢位置了,可是此刻在自己頂著的頭銜下,卻沒有任何的吸引力;蛟S自己的功勛不是統治整個世界,而是給予了人類更大的野心,更大的權欲追逐目標。

    但不管如何,自己終究是成為了人類歷史上的第一人,無人可以比肩的第一人。

    老實說,周遠強的夢想,剛開始的時候,不過是能夠賺上一筆能夠讓自己在現代里買車買樓,過上城市人生活而已。但是隨后的各類機遇,卻是將自己一步步的推離了原訂目標。隨著利益的不斷沖刷,徹底地綁在了末世這輛戰車上。自己的生死存亡,就要看末世這輛戰車到底是駛向何方了。

    命運的不甘,驅動著周運強只能是嘗試著控制這一輛戰車。很幸運,至少周運強目前已經將整輛戰車給控制住了,至少不會出現自己無法掌控的情況。但僅僅是理論上而已,事實里,只有周遠強知道,自己的命運,終究不可能真正的掌握住。

    只要想想這個戒指,它所展現出耒硌一系列功能,就可以知道,自己的命運,或者說地球的命運,根本就偎琉璃一樣的脆弱。

    想想兩個時空間毫無延遲的傳送,這種匪夷所思的科技,以地球的科技,需要發展多少年才有可能辦到?一千年,還是十萬年?更重要的是,能夠在空間里建立一個龐大的儲存空間,這種可以切換兩個空間的儲存空間,盡管看似沒有傳送這么令人震撼,但周運強卻知道,它所運用到的科技,還要更加復雜。

    冥冥當中,好像自己被操控著一樣,偏偏自己又找不出一絲被操控的痕跡來。

    甩了甩頭,周遠強并沒有再想戒指的事情,哪怕是明天就死去,又何妨?自己能夠站在這個高位上,絕對是人類史上最重要的傳奇「就憑這一點,就足夠了。不知道有多少人搶破了腦袋,也希望能夠流名千古,一些極端的人甚至會選擇遺臭萬年。

    就拿現代來說,白己的建樹僅僅是統治了索馬里,但卻同樣是站在世界這個金字塔頂端上的人。相比十幾年前自己只是一個打工仔,距離是何奇的遠?現代不比末世,現代里,就算自己得到了整個末世為后盾,可是終究不耳能達到統治世界的目的。

    末世的成功,歸根結底,還是因為這一場喪尸形成的浩劫。

    人類在這一場浩劫被徹底地洗牌,一切新老勢力,全部被摧毀一空,變成了一個混亂又群雄并起的時代。只要能夠抓住這個時代尾巴的人,無一不是一方霸主。在古代,也許改進換代,一國之君,就會是他們其中的一個。但梟雄們同樣是悲哀的,因為他們所在的時代是現代明文時代,一項科技,一項革新,就可以將他們所有的努力給斷送掉。

    周遠強當初將大半的人物力投到科研當中,也正是因為看到了這一點,現在看來,這一場豪賭,終究還是以自己勝利而落幕。

    還有更重要的一點,這就是民族與國家的概念,在末世這一場浩劫下,被沖擊得七零八散。失去了信仰與信念的人,才能夠融入到商會的體系當中來。否則一個有信仰與信念的民族,哪怕是死,他們也會選擇反抗。這么一來,不將他們滅族,又談何統治他們?

    所幸以前看似不可能的事情,卻被末世的環境給改變了,這也是商會能夠成功的因素之一。

    “會長,大合時間就快到了,各大代表已經入席,請您準備!

    副官的提醒,讓陷入到苦思中的周運強回過神來,他點了點頭,示意副官退下,依然是繼續盯著地圖在看,良久之后,又是將眼光放向地圖邊上的一副太空畫卷上。上面無數的星星正在閃爍著,被放大的月球上,還可以看到繼續擴建的月球城。

    “下一站,將是全面地探索太空。

    周遠強握了握拳頭,在太空眾多星域里,點了點,這才是扭頭離開。

    九月召開的商會全球各區代表大會,在商會總部所在的1號城市舉行,全球被選舉出來超過兩千余名代表出席了此次會議。

    為期一個星期的會議,將全球劃分為五個匾,分別是亞洲區,歐洲區,澳洲區,美洲區和非洲區。區的劃分,以舊時的洲際區域為準,其中亞洲為首都區。其實區的區長,則是以當初的合并談判條件,早就選定了各0的人選。在軍權上,由于已經是全球統一,目前不存在外敵的可能,所以各區擁有的力量,只是地方警備力量。

    整個商會的軍事力量,直抬、掌握在周遠強的手上,進行了中央集權。

    另外一項提議,就是遠強商會這個名稱,已經不再合適此時的國情,經過討論,正式宣布廢除遠強商會這個使用了十幾年的名稱,更改為地球聯合國,周遠強出任地球聯合國最高議會長,兼任地球聯合艦隊總司令與地球聯合政府最高行政總長。

    同時議會還通過了周遠強之前所享有的特權,并沒有絲毫的改變。但是會議同時也通過,只有做為建立商會的周遠強,才享受著這一系列超越著憲法的特權。下任議會長、總司令與最高行政總長,將不再享有這一系列特權。

    與其說這是一次發展會議,不如說是一場利益分配的盛宴,每一個人的職位都在變動,權力得到極大的加強。

    這十幾年來,遠強商會一直沒有宣布過建國,只是每一個商會人早就將商會當成一個國家而已。所以建國,完成最后一道程序,則是眾望所歸。開國功勛的頭銜,是每一個人都經不住誘惑的,更何況是這種全球全人類唯一國度的開國功勛,必定會成為千萬年后依然是人類敬仰的存在。

    正是如此,議會同時通過了將十月一日定為建國日,延用了舊大陸同一個國慶日。

    而在組建最高議會時,則是規定,華人必需占據六成席位。雖然這個提議受到了其他非華人代表的強烈反對,但你不會后悔生在這個家庭上?”

    周遠強一共有九個兒手,已經全部成家立業!案赣H,我并不后悔!”

    周明權的語氣很誠懇,說道:“相比起古代的帝王之家,我們一家人沒有勾心斗角,沒有兄弟反目相殘。開口雖然擁有一個總長為父親,但我們卻能夠感受到父愛,有著快樂的童年,有著外人難以相信的自由。

    他望向白己的妻子,一個普通家庭出生的女人,相貌平凡。在一些家族或者說一些其他高官的眼里,門當戶對才是最重要的,可是在自己的家中,自己的父親卻用是沒有任何阻礙來支持著自己的選擇。至今周明權還記得父親說過:“你們的一切決定,我都會支持,我不會勉強你們做任何事。

    誰說生在這種帝王之家是一種悲?至少自己的父親給了自己一個父親應該給的一切。

    周遠強點了點頭,說道:“戎老了,在這個位置上不可能呆上多久。我需要一個繼承人。你的性格我是了解的,所以你現在就開始熟悉身為總長需要做的事情。

    周明權現在的職位,不過是一名普萄=的官員而已,但是周明權毫不懷疑g己父親的能力,在地球上,自己的父親就是神。

    望著自己的三位妻子,周遠強微微嘆了一口氣,讓周明權去陪沙灘上的孫子們,走到任欣云她們三人面前,痛聲說道:“我對不起你們!边@毫無頭緒的話,卻讓任欣云她們全都是失聲哭了起來。

    賈可兒抓著周遠強的手,說道:“不,是我們對不起你們。你為我們守了幾十年,我們已經感覺到足夠了。是我們配不上你,其實我們當初就知道,擁有你,只是我們的一種奢望而已。其實能夠在一起這幺多年,我們已經滿足了。

    最了軒周遠強的人,自然是他的三個妻子,丈夫的變化,她們是最清楚不過的。

    周遠強沒有說話,而是望著兒孫們,說道:“我還需要守護他們很長一段時間,所以以后就不能陪你徂■一起去了。

    周遠強的面貌,是七十多歲的老人,哪怕是眼神也很像。但是任欣云她們卻知道,自己的丈夫,面貌根本就沒有改變過,還是像剛認識他的時候。這是一個驚天的秘密,真正知道的人,就只有任欣云她們三人,畢竟同床共枕,不可能沒有發現這些。

    是的,周遠強的面貌沒有變化,但是任欣云她們卻漸漸老了,越來越老,離開是遲早的。更何況,周遠強能夠陪她們到七十多歲,面對還是小伙子一樣的丈夫,任欣云知道,自己的丈夫是多么的偉大和讓人尊敬。如果用他的權勢,想要得到任何一個女人,都不會困難,可是他卻堅守著。

    任欣云她們知道,~u有她們去了,自己的丈夫才會開始新一段婚姻。

    這是一個不可避免的問題,因為連她們也不知道自己的丈夫會活到多少歲,還可以組建多少個家庭。但這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,自己這一生已經是值得了,有一個如此對愛情忠貞不渝的丈夫,這一生又有什么遺憾的?

    地球41年,周遠強的三位妻子先后離開。

    地球42年,周遠強憑著自己的能力,謳:立副總長,任命自己的大兒子,已經是57歲的周明權為副總長,權利僅次于總長。而在同年,周遠強運用自己的權利,由最高議會通過了封存總長的位置,世間除了周遠強外,將不再有人會被任命為總長。而副總長,將替代總長的權力,對整個地球聯合國行使總長權力q

    周遠強不是一個大公無私的人,真正算起來,還有點小市民氣,只是這種小市民氣,一直被他深埋在內心里而已。

    現在要退位了,所以小市民的心理,讓他將自己九個兒子全部推向聯合國的一個個高位上,在各經濟行業,各權力中心掌握著一股讓人生畏的強大力量。

    地球4s年,舉國悲壯,地球聯合國的總長,統治著鑒個地球長達』8年之久的周運強,終于病逝于中央醫院。

    風和日麗,由于世界大同,黑、白、黃三種人,都是混居在城市里,你不必驚訝于街道上出現的各類人。

    在歐洲區的行政城市倫敦里,周遠強興致勃勃地看著街道上一幢幢還保留著歐洲風味的建筑。當然,街道上掛起來的白布,對他的影響力幾乎為零。周遠強知道這些白布條所代表的是什么意思,還有遠處行政大廈已經完全降下來的七彩雨傘旗,也逃不脫是為自己送葬的。

    是的,沒有錯,是送葬的,誰讓自己“死”的消息傳出,今天正好是國葬日呢?

    周遠強有些糾結地望著屏幕上正在直播著的葬禮儀式,罵道:“我真是犯賤啊,自己活得好好的,卻非要弄成自己死了,這是什么世道啊!彼麩o奈地搖著頭,但是見到街道上行人都是嚴肅著臉,也不敢嘻皮笑臉,只能是低著頭,學著世人的樣子……

    周遠強的面目,在化妝下,有著改變,只是一個二十出頭的小伙子,事實上,如果不是為了怕自己的樣子讓人懷疑,周遠強露出來的直面目,絕對是和七彩幣上的頭像一樣,還保持著二十多歲的樣子。

    有著戒指強化的存在,青春似乎并沒有從周遠強的臉上消逝”

    對于此時的周遠強來說,自己已經是一個死人,自然放下了一切。對歐洲風情的向往,讓周運強第一站就選擇這里。沒有什么原因,其實就是身為總長的時候,根本就沒有什么機會到歐洲來旅游。

    人口爆炸性的增長,加上數十年的時間,足夠讓一座座城市街頭上行人如織……

    其實周運強要離開總長這個位置,也是有原因的,總不會自己像個怪物一樣,活個幾百歲還在總長的位置上吧?人的生老病死,是自然的規則,自己只不過是遵守著這一規則而已。更何況,自己勞心了凡十年,也應該好好休息一下,好好休會去享受生活了。

    至于一直擔心著的戒指問題,這幾十年來,一點兒也沒有動靜,如果不是功能還在,周遠強幾乎懷疑戒指是不是變回了普通的樣式。

    到了現在,周遠強也不去計較戒指會不合像一個定時炸彈一樣,反正自己能夠活到現在,擁有過這么輝煌的成就,一切已經是值得的了。就算現在是死,又有何妨?其實看到自己的生命還有很長,可是又能怎么樣?

    不要忘記了,自己已經“死”了,現在的身份,不過是一名普通的聯合國國民而已。

    周遠強最喜歡的是什么,當然像當年一樣,做點兩個時空的小生意。末世里自己去世了,現代里又何嘗不是?只是在索馬里,一樣是由自己的子孫控制著,統治世界談不上,但至少索馬里還是歸于周姓。有這些就夠了……

    想到做點小生意,周遠強又變得眉開眼笑起來,變著戲法拿出了一個古董,偷笑地說道:“不是說亂世黃金,盛世古董嗎?現在也算是盛世了,倒是可以做做古董的生意!庇醚劬吡藥籽,鎖定了一個目標,輕輕地走過去,媚笑地說道《“要古董嗎?”

    結果可想而知,被周遠強問到的人,扔了一句白癡,就躲瘟神一樣地躲開了。

    周運強也不以為意,發出一陣哈哈的笑聲,沒入到人群當中。

    地球178年,擁有九十億人口的地球聯合圈,終于實行了第一次殖民。高科技的發展,終于讓人類在銀河系尋找到了適合人類居住的行星,在通過大開發之后,進行殖民計劃。這一年,也被稱為殖民時代年。

    地球孩÷年,版圖已經橫跨整個銀河系的地球聯合國,終于在各類問題利益驅動羊,很多掌控著幾個星球的家族,忘記了家族一直流傳下來的秘密,全都當成了一句笑話。再配上由于版圖過大,中央對地方的控制能力越來越低下,終于爆發出了第一次分裂戰爭。

    木家所在的天而星上,戰爭的氣息撲面而來,做為第一個發動了戰亂的家族,木家占據著強大的軍事力量,雖然不足以和中央艦隊對抗,但是聯合了幾個大小家族的木家,卻已經有了和中央艦隊叫板的實力。如果不想兩敗具傷,同意木家的獨立,成了必然。西木家看中的,正是這一點。

    如果中央艦隊損失過重,憑什么壓制其他家族的力量?恐怕到時候,整個地球聯合國就會陷入到處處分裂當中,形成十幾個,或者數十個國家也未必。

    這個世界的法則,原本就是分久必合,合久必分,哪怕再強大的地球聯合國,也不能免于此。

    走在天雨星上,這里的氣候比起地球來,還要合適人類居住。做為木大哥后人,出于對先人的貢敞,才劃分了這么一個天然星球給他們?墒钦l能夠想到,第一個站出來的執行動亂的,卻會是木大哥的后人呢?

    周遠強有些悲傷地行走在街道上,沒有人會注意得到周運強,哪怕現在他有些像開國總長,但近三百年過去了,誰又記得住曾經總長的面貌呢?恐怕現在的人,只會記住太空旅行,只會記住一艘艘數公里長的戰艦,只會記住不敢相信的科技,只會記住……

    神不知鬼不覺地出現在木家所在如同要塞一樣的家里,身為現任家主一樣存在的木橫天正在家里。

    周遠強進來的時候,木橫天正在用全虛系統發布了一系列命令,布置著艦隊的防守位置,還有即將組建的政府章程。無聲進來的周運強,根本就沒有讓木橫夭查覺得到。等到木橫夭發覺的時候,周遠強已經是站在他辦公室的墻邊,望著墻壁上的一幅有著很久很久年歷的相片。

    “你是誰?”

    木橫夭簡直不敢相信,來人竟然可以躲迥過一切防御系統,安然地進入到自己的辦公室里。他在驚叫中,直接說道:“幻影,這是怎么回事?”可惜今年的幻影,卻沒有半分回答,仿佛不存在一樣。

    周遠強淡淡地笑了笑,說道:“你是在叫幻影智能系統嗎?”他嘆一口氣,指著相片,說道:“你是木孤山的重重孫吧?”

    木橫天四十多歲,掌握著幾個星球,是鉻河十個區中的一區之長,上位者的威嚴,普通人見到恐怕都要軟下去?墒遣恢罏槭裁,在這個年紀人的面前,自己卻像是一個做錯事情的小孩一樣,有說不出來的惶恐,總是害怕懲罰會降臨在自己的身上。

    周遠強不理會木橫夭的臉上表情,像是記述著什么一樣:“知道嗎?這么多人當中,我和木大哥是最要好的,他像一個大哥一樣。我對他的親近,更勝過很多人。記得當年……”周遠強搖了搖頭,嘆氣說道:“不提這些了,都過去這么多年了。只是令我沒有想到的是,第一個發動戰亂的人,卻是木大哥的后代,這叫我怎么對得起木大哥當年托付我照顧你們的要求?”

    悲痛的周遠強,甚至是有些哭泣,是的,這種恨鐵不成鋼的感覺,還有對封陳數百年的記憶的一種迷惑。

    木橫夭盯著這個奇怪的男人,他所說的話,讓自己迷茫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誰?”

    嚴厲的問話,讓木橫天找回了一些自信,他暗地里啟動了警報器。

    然而讓他失望的是,警報器卻失去了作用一樣,一點反應也沒有。

    周遠強點燃了一根煙,非常普通的煙,在吐出一口煙霧后,笑著說道:“是不是很驚訝?要知道,整個地球聯合國的智能系統,在我的眼里,不過是一個得力的助力而已!彼p輕地呼喚了一聲“幻影”頓時辦公室里就出現了一團全虛影子。

    “很高興為您服務,總長大人!”

    木橫天變得目瞪口呆,他并沒有意識到這句話代表的是什么「他驚訝的是,“幻影”系統竟然服從對方的命令。要知道發展到現在的智能系統,它的智商比起任何人類還要可怕,不可能違背自己的命令,而被其他人所控制,因為智能系統的厲害,遠遠不是外人所能想象得到的。

    周遠強笑了,說道:“是不是很奇怪?其實一點也不奇怪,因為整個地球聯合國的智能系統,它們的最高指令,就是以服從總長的命令為第一命令,任何命令與之沖突時,都以第一條命令為準則。哈哈,這條準則是不是和機器人智能系統的三大準則有所沖突,或者說根本不可能存在這一條命令?”

    不等木橫夭回答,周遠強拿出了一張紙幣,輕輕一彈,神奇地飄到了木橫無的桌子前。

    歷經了數百年的聯合國,紙幣的發行,已經是有近三十代。木橫天第一個感覺,就是這張紙幣不可能是假的,但是當他看到紙幣上的年月時,還是差點跳了起來。是的,沒有錯,上面的日月,顯示著這條紙幣的發行時間,竟然是紀年,而不是采用新紀元年,也不是采用地球元年。而且在發行單位上,則是遠強商會中央銀行。

    木橫夭的肌肉在跳動,他當然知道這種紙幣的珍貴,一枚的價值,足夠買下一艘豪華的星際游輪。畢竟當年僅僅是發行號另億這種紙幣。存于今夭,經過流通磨損,還有后面中央銀行統一回收銷致后,存在于世,絕對不超過一千張。

    而木橫天所見到的這一張,竟然還是嶄新的。

    當木橫天看到上面印刷著的頭像時,一種熟態感讓他眼皮一跳,然后望向笑盈盈會在沙發上的年輕人,再聯合剛剛“幻影”所說的那一句話,隱約抓住了什么一樣,臉色陡然一變,差點跳不住,猛地扶著桌子,竟然是大口大口地喘起氣來。

    神態已經像是陷入到瘋狂中的木橫天,不斷地喃喃自語地說道:“不可能的,不可能的,這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周運強還是在笑,彈了彈煙灰,說道:身為一個家族的現任家主,你應該知道你們家族從誕生時流傳下來的一個秘密,難道你父親沒有告訴你嗎?呵呵,是啊,近三百年了,誰又合認為這個秘密是真的,而不是一個玩笑話而已呢?”

    說到這里,周遠強將煙頭一彈,很精確地彈到了遠處的煙灰缸里,眼色一冷,說道:“是的,我就是周遠強,開創了整個地球聯合國的周遠強。不需要懷疑你所看到的一切,因為你的祖先流傳下來的秘密,是我給他們的一個承諾?上,才僅僅是三百年不到,后人已經忘記了這個秘密,”

    木橫夭像是瘋了一樣,指著周運強,咆哮道:“不可與的,這絕對不可能,你不可能是周遠強,周遠強已經死了,他已經死了兩百余年了。不可能的,你不可能是他,不可能的!

    周遠強嘆息了一聲,鎧?無聲地出現,漸漸將他包圍住……只要看過地球聯合國成立史的人都知道,這就是總長獨一無二的能力。周遠強如今展現出來,不過是讓木橫天相信而已。

    “我答應過木大哥,要好好照顧他的后人的,如果是其他人「我不需要證明什么,直接就會殺死,甚至是整個家族抹殺掉。你很幸運,因為你是近三百年來,第一個見到我的人。雖然我答應過,但懲罰還是要的,以后你們就做個普普通通的人好了,沒有了權利的糾葛,你們會發現,其實生活會更美好!

    周遠強說完,也沒有理會木橫天,通過幻影”系統,在下達了一系列的命令之下,頭也不回地離開了木橫天的辦公室。

    地球286年的動亂,似乎像是一場博劇。

    木家猜對了,中央不可能拼著兩敗具傷對付木家?墒窃谥醒肱炾犨沒有啟動的時候,木家卻在木橫夭的帶領下,一家老小全都是親自返回地球,跪于地球亞洲區這個古老的商會總部周遠強的雕像前,同時向最高議會遞交了請降書,并且宣布解除自身的區長職責,交出所有一切權利,只希望能夠在地球上劃出一處容身之所,以供全家居住。

    這個消息,讓整個地球聯合國處于震驚當中,明明可以成為一方霜主的木橫天,卻用這一種方式結束掉了一場看似絕對會成功的動亂。

    然而在內部里,通過木橫夭,僅乎每一個家族知道了什么,全都是在第一時間將發展龐大的家族武裝上交于中央。

    已經隱隱失去地方控制的中央,再一次將權利集中化,鞏固了整個中央對地方的統治。而這一切,只要身處于高位的人,全都知道,這一切的變化,全都是因為一個人,一個傳說般,對于地球聯合國來說像神一樣的人。

    不知道什么時候起,周運強開始發現自己也在老去,年輕漸漸地離去,自己不再年輕,皮膚再也不再保持,充滿了老人斑。

    面對這種變化,周遠強不是恐懼,而是露出了一個會心的笑。是的,如此長久的時光里,似乎生老病死以自己無緣,心中隱藏著的秘密,永遠不可能讓人一同分享。對于這個世界上來,自己只是一個不存在的人。這種孤獨,日夜在吞噬著周遠強……

    現奮終于要解脫了嗎?

    趟在地球當初的荒原聚層地舊址的一幢古老的房子里,周遠強感覺到無比的虛弱,身上強大的力量,正一點點地流失著。

    腦海異常的清晰,記憶像是一場用光速播放的電影,不斷地在周遠強的腦格里閃過,讓他靳-漸露出了一安慰的笑容,回憶當中的愛與情,一個個熟悉的人浮現出來,一段段讓人不可能忘懷的記憶……

    漸漸地,周遠強發現自己的頭腦變得遲鈍迷糊…··.’

    “死前就是這種感覺嗎?”

    周遠強突然發現白己很失敗,守候著整個地球近千年,也遇見過心動的女孩,也組建過無數個家庭,恐怕算起來,自己的后代,一代代延續之下,沒有一億,也有個幾千萬了吧?可是在自己老死的這一ke,卻還是孤零零地一個人,默默地離開。

    更加刺激的是,就在自己將行大限的時候,守候著的地球,終于演變了四分五裂的局面。

    分分合合的規則,沒有人能夠阻擋得了,哪怕自己也僅僅是讓它遲來千年而已。如今橫跨著十幾個星系的龐大聯合國,已經無法統治如此龐大的版圖,近千億的人口基數,分裂成了必然。而這一切,周遠強已經沒有辦法去改變了。

    這一刻的周遠強,只感覺到自己在腦海里不斷地沉淪,似乎要墮入到無盡的黑夜當中。

    無意識地動了一下戴著時空戒指的手指,周運強在模模糊糊中,似乎感覺到自己手中的戒指終于在沉默了近千年后,有了動靜。

    只是周運強再也沒有辦法知道是什么動靜了……

    靈魂在這一刻沉淪,守候著上千年,周遠強終于是累了。在腦海里,像是有一個聲音不斷地呼喚著,引導著周運強的靈魂向著不明的地方而去。

    是的,周遠強永遠不可能看得到,他手指里的戒指在他靈魂沉淪的這一ke,陡然放出撕裂著時空的能量……

    (看小說到頂點小說網www.23us.com)16977小游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游戲,等你來發現!
為該書點評
溫馨提示: 請文明發言
系統已有0條評論
  • 最新評論
掃描上方二維碼
看更多免費小說

更多登錄方式

無法登陸?請看這里>

淘宝快3玩法技巧 闲来广东麻将app 平特一肖的计算诀窍 今日股票行情走势 吉林辽源心悦麻将免费下载 吉祥棋牌最新版下载 三祥新材股票 江西微乐南昌麻将 江西多乐彩前三走势图 星悦云南麻将丽江 欧洲超级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