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九章多好意
作者: 兔子先森更新時間:2020-01-22 14:07:23章節字數:2922
    紀曲溪站在窗戶邊,不知道在想什么,眼神幽暗,直到葑渠推門進來的時候,都一直沉浸在自己的思緒里。

    葑渠走上前把人攬入懷中,輕聲細語,換來的只是紀曲溪一臉復雜的神情。

    “別擔心了,你現在和他已經沒有關系了,你現在關心的應該是我!”

    葑渠的話讓紀曲溪吃了一驚,什么叫她應該關心他,難道……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交換了什么!”不然已葑父的個性怎么可能會答應離婚,雖然她從沒奢望葑渠對自己有什么真心,但是不得不說,葑渠對她是最好的,甚至超過了葑父。

    這種微妙的感覺讓紀曲溪有些沉溺,但每次沉溺過后,都是對自己深深的痛恨,恨自己這么快就投入到另一個男人的懷抱,恨自己安逸的個性,恨自己沒有能力。

    葑渠故作可憐的嘆了口氣,可憐兮兮的開口道:

    “我都把葑氏給他了!

    故作委屈的癟嘴,這種做法直戳紀曲溪的心里那最脆弱的一環,讓她原本打算對葑渠硬起來的心都沒有辦法在軟起。

    軟化的原因更多是因為聽到葑渠說為了自己把葑氏交換了出去。

    葑家父子都有這不小的野心,這一點紀曲溪深信不疑,所以葑渠拱手把葑氏把權利交了出去,這才讓它吃驚。

    同時心里又有著不小的暗喜,紀曲溪的眼神也越發溫柔了起來。

    看到紀曲溪的眼神柔和了下來,葑渠的心里可是樂開了花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面前這個女人究竟有什么吸引他的地方,他只知道自己非常想和她在一起,那種滿足感,沉醉感都讓他無法自拔。

    更何況現在葑氏就是個燙手山芋,葑氏內部的資金早就被自己轉移完畢,現在就是個空殼。

    要是說他什么時候有轉移葑氏把葑氏掏空的計劃,那就是再遇見紀曲溪之后。

    葑渠手順著紀曲溪的發絲往下滑,感覺著手中令自己著迷的觸感。

    就是這個女人讓他有了逃離自己親生父母的想法,他知道紀曲溪是沒有吃過多少苦的,所以讓她跟著自己吃苦,不早說紀曲溪不樂意了,就是葑渠也不愿意看到這一幕。

    不過一想到現在如自己所料的結果,葑渠是滿意的。

    把耳朵湊到紀曲溪耳邊,輕聲詢問到:

    “現在,我沒有權,只有人,你愿不愿意跟我一起走?”

    紀曲溪睜大了眼睛,眼淚頓時溢滿眼眶,她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想法,只知道聽到葑渠這句話的時候,自己整個人都被震顫了。

    自己真的可以獲得幸福麼?

    帶著疑惑的目光看向葑渠,得到的是葑渠眼里那明明確確的答案。

    月光透過窗戶照在屋里人的身上,擁吻的兩人周邊彌漫的是名為幸福的氣息。

    葑渠帶著紀曲溪離去的消息很快就傳遍了整個大街小巷。

    雖然人們只是知道他們離開了,卻不知道他們去哪,但是這并不影響八卦的討論。

    一時間葑氏陷入低谷,資金周轉困難,有的人說葑渠走了,把葑氏的生機也帶走了。

    像是預言一般,一年不到的時間內葑氏宣布破產。

    葑氏淹沒進潮流的速度非?,快到很多人想不起來葑氏原本是干什么的,只知道葑氏的公子拐走了自己父親的妻子。

    葑父失敗之后跟李婉住在了一起,不得不說葑渠是個狠心的人。

    用一紙合約把葑父和李婉綁在了一起,如果其中有一個人選擇離婚,那么葑渠留給他們的財產就會被另一個所獨享。

    也不得不說是李婉自己造的孽,葑渠小時候便不管不問,還經常把葑渠打工的錢用來給自己買衣服,買首飾。

    直到葑渠自己長大有能力了,就一直壓榨著葑渠。

    只能說要是李婉對葑渠好一點,也不會落到這個下場。

    葑父看到李婉就等于看到那個讓他傾家蕩產的葑渠,這讓他怎么能不恨,可是葑渠他打不到呀,所以就只能天天拿李婉出氣。

    只能說做人留一線,對于任何人還是要多抱好意。

    ------題外話------

    哎哎,大晚上的,困死兔子了
為該書點評
溫馨提示: 請文明發言
系統已有0條評論
  • 最新評論
掃描上方二維碼
看更多免費小說

更多登錄方式

無法登陸?請看這里>

淘宝快3玩法技巧 北京快乐8和值走势图 正规在线股票配资平台 平安银行股票分析论文 上海天天彩选4走势图 localhost 新疆体彩11选5 - 百度 四川快乐12直选遗漏 能赚钱的游戏 好运彩是合法的吗 内蒙古快三走势图所有 双色球专家精选一注第37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