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35|最后的番外
作者: 耳元更新時間:2020-01-22 16:33:50章節字數:9220
    傅錚睜開眼。

    滿目是繁復而厚重的紋飾,明黃的綢緞從四面籠罩下來,在風里頭來回輕輕的飄,偶爾拂過他的臉,很軟,還帶著一縷寧靜沉香,讓人莫名心安。

    這個夢境好真實,倦倦眨了眨眼,傅錚伸出手。

    那綢緞滑得跟水似的,從他指尖蕩下來,沾著一絲涼意。

    這絲涼意像是雨,又或是秋天的颯爽,他很久沒有感受過了,到底有多久呢……

    驀地,傅錚一下子坐起來!

    “循循!”

    他霍的掀開龍帳,倒是將外面伺候的御前小太監嚇了一跳,忙弓著腰,問:“皇上,可是有什么要緊的事兒?”

    傅錚不答,趿起鞋急匆匆起身。象牙白的交領中衣,沒有褶皺,妥帖地順著他身子垂下來,襯的身段修長。

    小太監有些懵,低著頭,小心偷覷了眼傅錚的臉色。

    循循是誰?

    他擰了擰眉,又不敢問這位殺伐果決的新帝,只能暗自在心里頭揣摩著圣意,戰戰兢兢試探道:“皇上可是要召人……”侍寢?

    “混賬東西!”

    傅錚冷冷拂袖,沉著臉就往外走。乾清宮里頭大的要命,他喜歡命人將南窗半支著,如今有風從窗子底下卷進來,拂過臉龐,傅錚定了定神,腳下不停,只問后面亦步亦趨跟的辛苦的小太監:“皇后呢?怎的不在?”

    小太監腳步一滯,又覷了覷傅錚,面有難色的斟酌道:“皇上,您今兒個才下了詔書……”

    “詔書?”傅錚身形微頓,疑惑的轉過臉,“什么詔書?”

    小太監這回腦袋耷拉的更加低了,聲音也變得跟蚊子一樣小,嗡嗡回道:“廢、廢后的詔書,梅貴人如今剛搬去了冷宮……”

    廢后?

    梅貴人?

    傅錚一貫是冷靜的,到這時也徹底懵了,心頭一震,他忽然明白過來什么,“石冬!”聲音亦有了些駭意。

    “皇上!笔磉M殿。

    望著面前年輕的長隨,傅錚沒有再說其他,冷靜下來,只厲聲吩咐:“速去冷宮!”

    冷宮?

    石冬略滯了滯,低頭領命:“是!”

    傅錚等不及底下的人備什么龍攆了,他提過六角宮燈,一路跑過去。

    紫禁城的夜很暗,陰沉沉的,暗紅的宮墻直直延伸進黑夜里,根本望不到頭。蒙蒙秋雨落在他的臉上、眼睫上,很涼,傅錚沒來由的心慌。他心跳得很快,眼里漲滿了久違的溫熱,提著宮燈的手亦在輕輕顫抖。

    衣袂翻飛如云,他只盼快些見到她!

    那是一年又一年的思念,積蓄成厚重的山,那是他觸碰不到的人,蜿蜒成渴望的河,他真的想她呀,想他的循循,想他們在一起的日子。他孤苦而絕望,唯獨想著她才能支撐下去。

    紫禁城的夜冰冷如水,男人的身影倉皇、脆弱又痛苦。

    他只盼著再跑快一些,他只盼著她別那么早做傻事。

    他承受不住,再一次失去這個人。

    是呀,再一次……

    偌大的冷宮破敗的要命,蕭蕭瑟瑟,什么都是晦澀的,根本守不到天日。

    空蕩蕩的殿里頭有風來回穿梭,宛如鬼魅。梅茹側坐在那兒,烏發挽成偏髻,鬢間簪著娘親留給她的芙蓉簪——這是她的嫁妝,也是如今難得留住的東西——彩云易散琉璃脆,真真是什么都散了。娘去了,哥哥去了,嫂嫂亦去了,整個國公府都被抄了,她也成了廢后……梅茹眉眼低垂,面上一派死寂。

    “小姐!膘o琴上前,手里攏著一支蠟燭,燭火跳了跳,她勸道,“小姐,時候不早了,早些歇著吧!

    梅茹抬眸。

    烏黑的瞳仁,滿是平靜,還有心灰意冷。

    掛著蜘蛛網的窗戶嘎吱嘎吱作響,梅茹忽然轉頭對靜琴笑:“外頭好像下雨了!

    靜琴要去闔上那窗,梅茹抬手道:“就這樣吧,好歹有些動靜!蔽⑽⒄,她又說:“你知道我是愛熱鬧的!

    靜琴一時鼻酸要哭,梅茹仍是笑:“好靜琴,意嬋去的早,如今我身邊就你一個人。有些話想對你交代!

    “小姐……”靜琴喉中哽咽,再說不出其他話來,只拼命抹淚。

    梅茹交代道:“在這宮里,我身上還有幾件首飾,你小心收好。待我去了,他定不會為難你。你出得宮,就好好過日子,置辦些田地,再找個體貼恩愛的男人!

    “小姐!”

    靜琴會意,忙哭著跪下來,膝行到梅茹跟前。

    梅茹卻還是笑,抬手撫了撫鬢間,她說:“只這支芙蓉簪不能留給你,這是娘給我的,我孤身去了底下,也得留個念想,來世還得和娘親再續那母女的緣分呢!

    靜琴悲慟大哭。

    梅茹只是笑。

    她起身,走到黑漆漆的里間。

    褪去襖裙,換上一身干凈素衣。

    芙蓉簪取下來,偏髻散開,烏發如瀑垂在身后。

    外面是真的下雨了,雨絲飄進來,卷著枯葉,一切都散了。

    手垂下來,在寬袖里,攥著芙蓉簪。

    簪子溫涼。

    梅茹望著窗外,將簪子狠狠扎進胸口!

    好痛!

    痛的身上全是冷汗,痛的她站立不住,只能跌坐在那兒,梅茹伏在案上,意識惶然模糊。她睜著眼,就這樣看到了傅錚。

    看到傅錚跑過來,還穿著象牙白的交領中衣,面色驚駭。

    他喊她,循循,循循。

    那一聲聲像是從天邊傳來的,梅茹一時恍惚。

    傅錚抱她起來,她的身子輕飄飄的,幾乎沒有任何分量。

    梅茹愣愣望著他,抬起手,摸上他的臉。

    她定然是要死了,所以才會發這樣的夢,她還從來沒有靠他這么近過呢,而且,傅錚居然也沒有躲開!哦,不,他們曾有過肌膚之親的,她還隨他四處征戰,那樣狹窄的帳榻上,她也曾這樣依偎著他,只是……這人心里頭從沒有她,他逼她走上絕路呢。

    沒料到臨到死,她居然還會想起傅錚,想這個男人。

    她愛他愛了那么久,那種愛意刻進了骨子里,她又恨他恨了那么久,所有恨意滲進了血里,伴隨著她,每日每夜折磨著她,如今終于要解脫了。

    若是有來世,她真的不想再重復這樣的痛苦。

    這日子太苦了,

    她承受不了的苦。

    倦倦闔上眼,她的手亦沒有了力氣,怏怏垂下來,倏地,就被人握!

    那人抓的緊,梅茹被捏的有些疼。

    顫抖和溫熱從指尖一并傳來,有人一聲聲喊她,循循,循循。

    還有人在發脾氣,太醫呢?

    耳畔是凌亂的腳步聲,可梅茹連睜眼的力氣都沒了,涼涼的風吹過來,飄在她臉上,混著男人的氣息。

    有人抱著她,緊緊抱著,那手顫抖的厲害。

    有人將臉埋在她的頸窩里,冰冰涼涼的淚順著頸子滑下來,他的身子亦在戰栗。

    循循,循循。

    循循,循循……

    那一聲聲喚的她在黃泉路上都邁不動步子了,她被扯住了,牽絆著,過不了奈何橋,梅茹回頭,有一束光。明明應該死了,可她渾身上下都痛,痛的她直皺眉,恨不得咬牙切齒嘶嘶抽氣,梅茹恍恍惚惚迷迷糊糊的,睜開眸子。

    真的有一束光。

    滿目明黃,是這世界最尊貴最尊崇的光。

    梅茹眨了眨眼,她痛的動不了,也喊不出聲,手更是被什么攥著,好似千斤重,抬不起來,只能眼眸微轉——

    她又看到了傅錚。

    梅茹怔住了,自己不會還在發夢吧?

    這人哪兒還有什么皇帝的儀容?

    硬朗的下巴上冒著青茬,瘦削的臉上還殘留著血,像是女人手指的印子。他大概一夜未睡,這會兒靠著旁邊,滿眼猩紅,直直望著她,沒有焦距。

    倏地,那雙墨黑的眸子慢慢縮起來,一瞬就有了光!

    四目相對。

    傅錚笑了,他啞著嗓子,喚她,循循。

    這一聲真真的,不是發夢呢!

    梅茹登時勃然大怒。她掙扎著坐起來,偏偏手還被這人無恥攥著——難怪動不了呢——甩又甩不掉!

    “陛下!”梅茹恨恨怒喝一句,又道,“臣妾身份卑賤,就不臟了陛下的眼!”她要下榻,恨不得立刻離開,她根本沒法見這個人!傅錚忙摁住她的肩,小心翼翼勸道:“循循,你身子不好,還傷著呢!

    梅茹偏過身,躲開他的手,冷笑一聲,出言譏諷道:“陛下莫不是怕落天下人的口舌,所以才救下臣妾?”

    “若陛下擔心此事,臣妾現在就立下字據,就說是自愿尋死,與陛下無關!”

    她最是決絕。

    這些話戳在傅錚心窩里,滿心酸楚。

    他搖頭:“不是的!

    昨夜他嚇得魂飛魄散,看到倒在血泊里的梅茹,他整個人都瘋了!他只知道抱著她,摟著她,根本不敢撒手。傅錚怕啊,膽戰心驚,若是梅茹去了,他也不愿再活了,那一年又一年,他孤苦的活在無盡的虛空中,就盼有一天能再見她一面。

    天意弄人啊,他們之間的結從來沒有真正解開過,這是他欠她的。

    回到這個時候,也不知是幸還是不幸。

    望著活生生的梅茹,傅錚說:“循循,你聽我解釋!

    無比卑微的祈求,梅茹仍是冷笑。

    傅錚紅了眼,他有好多好多的話在心里,那些回憶就像失真的夢一樣,變成高高的石頭,壓在心頭,沉甸甸的,他一時不知竟該從何說起。傅錚垂眸。梅茹瘦了。他第一次見到她,她笑盈盈的,像枝頭熟透的小桃子……往事涌上心頭,傅錚眼底再度涌起潮濕之意,他捉起梅茹的手。

    梅茹惱怒又羞憤,她要甩開,傅錚已經將她的手覆在自己臉頰邊。

    他的手很大,包著梅茹的手,與那幾個血印子重合在一起。所以,這就是她留下的,昨夜她不是發夢,她是真的見到他了,臨死她居然還想著他……梅茹一怔。

    傅錚沒有再解釋,只是說:“循循,這么多年你受苦了,是我傅錚對不住你!

    “呵,貓哭耗子假慈悲,”梅茹毫不留情面,反正他們早就撕破臉,“陛下還是留著這些心思去和我二姐……”說到這里,梅茹一頓,她重重甩開他的手,厭惡極了!

    手中一空,傅錚只是垂眸,眼睫落下來,滿是陰影。

    “循循,我知道你介意這件事!彼槌鲐笆走f在她的手心里,然后握著她的手,一點點扎進自己胸口。

    梅茹沒有動,只是盯著迅速滲出的鮮血,一滴一滴掉下來。

    傅錚說:“這件事我不為自己辯解,我確實錯的厲害,循循,你二姐我已經讓人送出宮了!

    “陛下怎舍得?”梅茹撇開眼,不愿再看那些血。

    傅錚眸色暗了暗,他緊了緊手,再扎進去一些。匕首鋒利,瞬間刺破他的血肉,扎的更深……所以,梅茹也曾經歷過這些?

    傅錚笑了笑,說:“循循,我自問實在對不住你,我亦想不出其他的法子來還你,所以今日給你償命!

    痛楚自胸口傳來,傅錚身子又痛又冷,還有些暈眩,深吸一口氣,他繼續道:“宮里的事我都已經安排好,復立你為皇后的詔書發下去了,還有,十一弟的幺子年紀小,秉性純良,你接進宮養在身邊,立為新帝,再放心不過,至于兵權,孟政是你姨夫,可以信的,但也不能太糊涂……”

    他咳了咳,嘴角溢出血來。

    梅茹定定直視傅錚。

    傅錚也望著她,捋了捋她的烏發,說:“循循,你也許不信,我是真的喜歡你!

    梅茹一滯。

    他們成親一十三年,這人從未對她說過這樣的話。

    傅錚又說:“循循,你也許更加不信,我喜歡你,已經喜歡了很久很久!

    連他自己都記不清究竟喜歡了多久,只知道在心里頭惦記著她,放不下她,舍不得她。

    這是他的循循呢。

    他舍不得的。

    傅錚眼眶紅了。抵著她的肩,他又喃喃說一遍:“循循,我傅錚是真的喜歡你呀!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梅茹怔怔松開手,轉過臉去。

    下一瞬,她的肩膀輕輕顫抖,梅茹雙手捂著臉,哭了。

    傅錚捉起她的手,貼在自己臉頰邊。

    明黃的綢緞垂下來,是兩個人的身影。

    他和她的血糾葛在一起,妖嬈的,是這個秋日最濃烈的花,一切重新開始了,今生今世,哦,不,永生永世都不會分開。
為該書點評
溫馨提示: 請文明發言
系統已有0條評論
  • 最新評論
掃描上方二維碼
看更多免費小說

更多登錄方式

無法登陸?請看這里>

淘宝快3玩法技巧 黄大仙精准欲钱料 今日股票推荐排名 山西11选五所有走势图 湖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查询一定牛 *股票行情查询 天津体彩十一选五投注 富赢网配资 广西快乐双彩好运开奖 网上有买福利彩票的吗 排列五直播今晚